当前位置: 首页 股票资讯 股票资讯

九个太阳股票 九个太阳猜一个字

我一个九八五大学生竟穿书成了高三学渣,打死我也想不到。某一天我居然会看到二十三分的数学试卷,姓名的篮躺着的是我的名字。我抬头看了一眼讲台上唾沫横飞的老师,身侧的黑板上写着距高考还有二百天。这次小册的压轴题只有一般程锦威做出来了,你们可要向他学习知道法。数学老师一脸谄媚的拍手,紧接着所有人都在跟着鼓掌。

等等。程锦威,你知道程锦威的男朋友姜雨吗?试探性的问了一下同桌,他白了我一眼,怎么还在惦记着人家呢?你怎么这么没脸没皮?完了。此刻我终于确定我穿书了,我一个九八五大学生有朝一日居然穿越到我曾经最反感的校园言情小说雨薇同行。书里内容大致是男主姜宇和女主程锦薇两个人从相知相识再相爱,顺带半路杀出一个反派女二,推动他俩爱情线发展的狗血故事。

很不幸,我现在就是想说你那个不学无术,还喜欢骚扰男主的反派女二。只不过我的名字还是原来我的名字。早知道当初就不骂那么狠了。刷到这个视频的家人们赶紧按一个朋友来看,这样就会在二零二三年逢考必过,发财暴富早日脱单。

按照书里的设定,他女儿除了家里有点小钱长得还算漂亮以外几乎一无是处。所以就算费尽心思,姜雨也不会看他一眼。更何况能在艾斯市最好的一中读书的孩子哪个家里不是非富即贵,不懂化妆保养。我当时就在吐槽有钱加漂亮在多数人眼里就是王炸组合了好吗?到底是有多想不开要浪费这么好的资源去讨好渣男男主。

我要是女二,我铁定天天埋头苦读直冲清华好吗?现在压力来到了我这边成为反派女二的第一天。我早早起床默默把一头黄黄绿绿的头发染回黑色,脱了家里有钱学校还贪您的福。一中不强制学生内诉。如果怕迟到,你甚至可以在学校附近租豪华公寓,奈何疏离女二那个便宜老爹不允许。

这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居然不迟,到了头发也正常了。餐桌上那位打扮的妖艳的中年女人手拿刀叉一脸吸血的打量我,顺带一体原主爹抛弃糟糠之妻转头跟小三好上了,打官司法人把他判给了爹。

所以我现在有一个后妈,而且女主角程锦薇就是我后妈带来的孩子,真是狗血又复杂的家庭伦理。我没空搭理他,抓起桌上的面包片叼嘴里直冲大门,身后的女人还在骂骂咧咧,真是没教养的丫头。

就问小三上位的人都这么理直气壮吗?几乎所有的高中都会按成绩分间的班和普通班来区别对待学生,一中也不例外。

很不幸的是我不仅是普通班的,而且还是最差的那个普通班年级排名倒数的世界杯都是我们班的,就连态度最差劲的老师也是我们班的。但就算是如此在班级内部都还有第二种的区别对待,老师单独给成绩快点的同学开小灶,待会晚休下课。那几个同学别跑都知道是谁吧,我就不多说了。压轴题别人可以不会,你们不能不会知道罚。老师开始把手里的几张卷子传下去,而那些卷子只有留下的人才能拿传到我这里的时候。我稍微扫一眼上面的题目,差点没忍住笑出声。压轴题就这样,拜托,这两位在我当年那都是拿来练手感的基础题。

程宁安你在搞什么?试卷是给你同桌的,不是给你的我同桌见状一把扯过卷子,还来了一句大白眼,看什么看?会坐骂你气死。你该不会是出门忘记吃脑残片了吧?拉倒,简直小丑。周围一阵哄笑,各种嘲讽的声音不绝于耳,我张嘴还想说些什么;晚秀下克林却想了;成绩不好的同学背起书包马上走人;偌大的教室一下变得空旷许多罢了,还没摸清楚整个大环境的设定、线下没必要跟这些人计较。

我背起包打算出门,后桌的女生却一把扯住我书包袋子,差点没让我后仰摔死,你有病,不然今晚你就留下来呗。让老师看看全班倒数第一的成年安到底有多厉害。你说的我丢下书包,没问老师同不同意,直接上讲台把他那份卷子拿了过来,全班死一样寂静。原主的设定是向来吊儿郎当的,大概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

众人陆续动笔,我凭着当年的记忆用了十五分钟左右就做完了;要是上大学玩的太慢,就凭我当年每天练习保持的手速,十分钟就能搞定。老师我做完了,我话音刚落,同桌一把拽过我的试卷递给了老师,回头还不忘对我嘲讽一笑,我吃你家大米了这么恨。我对这种人我甚至懒得生气,老是盯着试卷,眉头皱成一团,抬眼在看我时一副义正言辞叫好叫好,投机取巧作弊很丢人。

知道法现在能装会考试能吗?老师把试卷丢给我,全班一阵哄笑,我同桌夺过试卷直接撕开两半,打两个吧。像你这样的人就不配,不配是吗?我不顾周围一圈人的目光上去就是一脚,将他的桌子踹翻在地,桌面上的水被音声落得碎成一堆水弄湿了他的资料和疯子。周围健壮,连忙将桌子拉后几步一副准备看戏的样子,你就是不配。

我有说错吗?他勃然大怒抬手就想揪我头发,就被我反手握住一把,将他推倒在地上。刚刚好他一屁股坐到玻璃渣上,疼的哭了起来,是你要惹我的,那别怪我不客气。我捡起地上他还没有湿的试卷,一下一下撕了起来。

最后我踩在他翻倒的桌子上,将碎屑全部甩到他脸上小废物。好好看着,姐姐是怎么吊打你的,教室里鸦雀无声。老师愣了几秒终于反应过来,扯着嗓子朝我开吼,程尼安你太过分了,赶紧滚出教室。

明天早上来办公室一趟,我还以为这老师起码会打个电话通知我家长来学校一趟,结果他只要一签字检讨笑死。我大学可是代写检讨出名到差点被辅导员抓的,一签字简直看不起。我程宁安,你倒是长点出息,要不是看今天运动会的份上,可就不是一份讨能了事了,知道罚。

我说这个老头子怎么这么好心?原来是运动会啊。原著里提到过,赶上运动会的时候,就是你儿最胆大的时候,因为校领导都会出席,还要趁机审查各个班的纪律。这个时候老师都很低调,哪怕学生犯事了都得保,不然年终奖金就没了。我一边敷衍的点头音声,一边回应原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懒癌晚期作者就是在更新完运动会之后断更的,一段就再也没回来。

这部小说彻底太监听他唠叨完回到班里,教室已经空了,我挎上包又往操场走去,还隔着老远的距离,我就听到操场上人声鼓掌,各种欢呼鼓劲声一浪高过一浪,但无论那些声音多嘈杂,最清晰的还是将宇将与冠军是你,我懒得去找班级所在地。一进场就挑了个空位坐下。旁边的男生一脸激动,连我来了都没发觉。目前进行的是一千米长跑协助的男主角江宇代表一班参赛,他跑得很快,但在他前面还有一个男的甩了他好几米远。江宇还是嫩了点,旁边的男生叹息一声,引起周围女生的不悦。有本事你行你上。这就急。

你也不看看江宇前头的激情船,人家还是十四班的,可比你男生牛多了。十四班,这不是我的班吗?可能是我刚穿进来没几天认不全班里人看了几遍还是觉得他陌生。旁边人终于不再拌嘴,我凑过去悄悄打听了一下,原来不是我没认全班里人,而是那男的是出了名的旷课王。就这么说,全校人三年的请假次数加起来都不如进行穿旷课一学期的,为什么没被劝退?开玩笑,这里可是全市最好的中学。

除了爹妈是学校股东以外,据说他隔三差五就有体育比赛,体育生不是就是有天赋好家伙!我刚说完两句话的功夫,在看台上他们已经比完了记心窗毫无悬念,拿了冠军,而且还打破了上一年他自己的记录,但姜雨却在离终点剩五十米左右脚崴了。

接着一群女生从观众席冲过去送水的送水,擦汗的擦汗。这画面我不由得又感叹一句,不愧是我当年吐槽的最狠的言情小说。就只有你们江宇哥哥是人冲完终点倒下的那几个男的,不是人没有女生去扶他们也就算了,就连老师都自动忽略。

最差班的季行了川去扶尖子班的人,我想起包里还有一瓶没开的葡萄糖水,顺手捞出来走向操场。毕竟好歹是十四班的人,还拿了冠军上去抱抱大腿也好。可我离终点还剩几步的时候,旁边江宇的粉丝团朝我喊了一声:那女的,你过来,江宇这里没有葡萄糖水。他瞄了眼我手上的水,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你没事吧?真当全世界都要围着江宇转,想喝自己买去。我写下一脸震惊的粉丝团,径直过去把水递给鸡心穿。

不得不说,经常运动的男人气质就是不一样。他虽然坐在地上也累的够呛,但眼神里的斗志却半分不不少们,辛苦了。他起身接过水,拧开瓶盖一股脑往嘴里倒溢出来的水,顺着他上下滑动的喉结躺下,简直不要太性感。而且更离谱的是细看才发现,他的五官圆比江宇要出众的多。

这么好看的男人为什么原著里没有出现?这不比江宇那个大猪蹄子好一百倍。想到这里我在心里又骂了一句援助,你也是十四班的。他打量我一番,我叫程琳安,他点点头没说话,我正打算回去,结果将一粉丝团直接围了上来。刚才就是你连瓶水都不肯出。

泽泽泽,我说是谁?这不是十四班的程琳安吗?怎么这么快又当上舔狗了?我正想上前队没想到季新川我一步走上前,嘴巴这么脏,素质这么差,不愧是你家主子的舔狗。好家伙!

我还以为练体育的大直男嘴巴笨,没想到对起人来丝毫不落下风,更别提他一米八的个子。站在那群女生面前犹如泰山压顶,你骂谁呢?谁急了我骂谁!你一个十四班的横什么横啊?英雄救美是吧?回首那女生气急败坏的吼,引起周围老师注意,他同伴连忙拉走了他,对不起打扰二位相处了。

一个女生从粉丝团后面冒了出来,酷似假样的道歉。程锦薇,我差点忘了我后妈的宝贝疙瘩,他把二位两个字咬的很重,一副有意无意在暗示众人的样子。我只觉得好笑,这点小伎俩谁看不出呢?那不打扰诸位追男人了,告辞。我穿过人群扭头扬长而去。自打运动会以后,季新川就时不时的在我跟前刷存在感。陈明安下课喝奶茶不歌,请陈明安去吃饭,不刷我的卡,你上次给我的葡萄糖水在哪买的?带我去。哥过两天月考了?别闹成吗?没闹啊?我现在天天都来上课了呀,他笑眯眯的看我手上拿了一盒刚买的牛奶,我瞬间被他整无语。确实对于他这种旷课王来说能天天来上课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武功不受禄。这样我教你做题来我就收下了。

以后别塞东西来,我再不收桌底下的抽屉就能养一窝老鼠了,成交总算是把他安顿好。趁着天色还早我抄近路回家,原本我习惯走大路的,毕竟那里热闹小摊也多,奈何原主得罪的姜雨和程锦威的小跟班实在太多,走大件分分钟被拘。

一进门便宜后妈和老爹以及程锦薇居然整整齐齐坐在客厅,一副就等着我的样子,我随意扫了眼发现桌上还放了杯奶茶。上面有张字条陈宁安的专属奶茶等于w等于卧槽。这不是上午季新川说要给我送家里我当场拒绝的那杯救命留字条也就算了。还加言文字这憨憨做事真的完全不多想。这奶茶是男朋友送的吧。泽泽泽你爸送你去一中是去早恋了吗?后妈冷笑一声一副挑衅的姿态,我不慌不忙的坐下瞪了眼也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程锦薇一杯奶茶就开始给我扣早恋的帽子。你怎么不先看看你亲女儿的手机相册呢?

原助理可是提到过程锦薇很喜欢拍照,尤其是和乡里的合照。程锦薇一听这话瞬间脸色大变,你胆子大了敢这么跟长辈说话?我爸怒气冲冲紧接着后妈继续开枪少在这污蔑我家微微你那点成绩连他零头都够不上,你就是早恋?孩子,你家微微可是追了人家交易半年才好上的,我不是你亲女儿少在这对我指指点点。

后妈被我气得脸色铁青。程锦薇更是直接把手机藏在身后,我懒得跟他们嘴泡,拿起奶茶就想走胡闹。不管怎样你有什么资本不好好学习一天到晚净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的田一爹站起来直接挡住我的路,停。我的成绩能把您的宝贝私生女吊打的资本。我掏出一张化学卷子直接拍在桌上,成绩栏边是鲜红的一百你肯定是抄的。你上次都还考三十多分,程锦威气的眼眶通红一副梨花带雨的可怜样,但越讨见懒得跟他们再争。

无论他们信不信程锦威谈恋爱。这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他往后都要夹起尾巴做人了。毕竟一个品学兼优的尖子生怎么能学我这种不学无术的混子一样早恋呢?更何况程锦威身上留着他们两个人的血,所以他们才是一家人。我不是,一家人自然更关注一家月考的考场是按成绩分的。

我在走廊最角落那间题目不难,但题量却不少。不过好在我练了一个月的手感总算是把以前高三的做题变回来了,提前交卷的人不少也有百万的开考直接睡觉睡醒就卷,放下笔的。那瞬间我有种释然的快感,基本没有不会的题。不出意外的话程锦威这次要往后稍稍了。回班的时候程锦威刚好和他老师在走廊边讨论一道题,成姐妹面带遗憾。老师我就差这两步没写了,不然这题能满分的没事,这题很难你一个一般的都没时间做完别人更不可能了。这么自信我内心一阵好笑,回家路上还搁淘宝下单了一堆零食,可意料之外的排名公布的时候我找了一遍又一遍,却没有找到我的名字,只看到程锦杯的名字高悬在榜首。紧接着是江湖,甚至连万年旷课的季新川都排上了前三百。这不是程宁安吗?怎么了?这次作弊被抓了吗?我同桌一脸嘲讽地站在我身侧还瞟了一眼旁边的告示栏。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公告栏上的作弊处分告示赫然写着:程宁安搞什么作弊。这时候老师刚好把我叫去办公室,他弹的弹烟灰,眼神犀利,呈宁安。月考作弊对你有什么好处?我一脸淡定,老师说话要讲真凭实据,一中监控全覆盖,你大可去查我有没有作弊。谁知道你是不是提前偷了试卷,空口白牙,你说偷就偷?老师面色铁青烟头重重一掐,你一个天天考倒数第一的,一下子考年级第一可能吗?你现在就是问遍所有老师都没有人会信的。你们信不信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问心无愧,无法无天。

我现在就叫你家长来,他拿出手机开始拨电话,电话那头我爸接二连三道歉,等他过来的时候二话不说先捏起我的衣领,逼我跟老师道歉,脸都被你丢光了,还作弊能不能有点出息?给老师道歉,我没有作弊,为什么要道歉?我鼻尖一酸,差点没忍住落泪。此时此刻我仿佛成为了原著的女儿本人。他过往的压抑和悲愤悉数激上无心口,感同身受,怪不得他不愿意好好学。反正就算是学好了,也没人会信他,所有人眼里都只有那个众星捧月的程景威,仿佛只有他才配得上拥有那样骄傲又灿烂的青春一样称霸。我劝你最好了,给他办下退学。毕竟一中容不下三番几次作弊的孩子,你说是吧?呵劝退电话,老师我们来打个赌吧,我倒要看看是谁会后悔,下午放学我径直去了网吧。

我记得上一次去网吧还是高一作业和考试不多的时候,那时候带了一群邻居家年纪相仿的朋友去,我们哥几个键盘都能敲到冒烟,简直不要太爽,找了个角落的位置耳机一戴,音量开到五十开黑走起。可以,没想到你还会玩游戏。我键盘刚敲上,一道声音就凑到了我耳边进行穿。你怎么在这家里没人出来先爽一把,待会吃饭去。行,先上号,他熟练的套上耳机,键盘敲的比我还使劲,一看就是老祖安钢琴家了。虽然我一年多没经过黑有些生疏,不过在我俩的默契配合下轻轻松松拿下两三把还是可以的。

当初上我们吃饱喝足他提出送我回家,那个作弊公告是假的吧?自信点把把字去掉,他转头看我笑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不会干这种事,你又知道了。

那天你对完江宇迷妹们昂首挺胸地甩着高马尾离开的时候就知道了。他灌了口可乐量骄傲的人,是不会干这种丢脸的。是的,我噗嗤一声笑了,我还以为你会说平时我教你做题看出来的。嗨,其实那些题我都会哈。他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改口,我是说会一点点,还需要成为你指点,我一脸懵逼看向他。我们对视了好一会突然一起哈哈大笑起来,真快乐呀!我好像真的拥有了第二次青春。

自打那天我和纪星川一起开黑以后,他隔三差五就来拉我去网吧。虽然每次我都以学习唯有拒绝。不过他还是坚持要送我回家。我想了想,也算好不容易有个哥们搭个伙一起玩也不错。下午放学我们走到楼梯拐角,江雨突然冒了出来成宁安,我劝你好自为之,不要一脚踏两船,一脚踏两船。你没事吧?我说错你了吗?这不是有对象了,为什么还往我桌底下塞零食和情书。季新川一下子怒了上前一步,我看你脑壳有泡吧,没听没剧,拉住别人就说别人给你晒情书。你不信可以打听。程宁安追求我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我直接被他整乐了,笑死!我为什么要追求一个连月考都考不赢我的人?姜雨一听这话脸色大变,作弊来的你也敢说,怪不得只能在十四班混子就是混子。他站在逆光处,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细碎的夕阳洒在他额前的短发上。

如果不是他刚刚说的那些话,此刻他是真相误入凡尘的神明,来审判我们这些普通班凡人的那种。别太嚣张,下个月的五十统考自然见分晓,他皱了下眉轻哼一声,转身走了。他自己什么水平,他自然心里有数。毕竟他都还差成警卫十多分,也就在我们一中,这里能混个年纪第二,要是放到全省简直不够看,不是吧?

程美妮你以前真喜欢他,光不咋地。程美川一脸笑意,抬起胳膊肘搭上我肩膀,你看我是不是比他帅?阿珍虽然不得不承认确实是事实,但我还是鼓励一句,可惜你有张自恋的嘴,他笑了笑,一脸认真看向我,我也只对你才这样了,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恍惚间我总以为多去一次网吧开黑都算是开了时间加速器,到最后我和姬兴川甚至互相监督,谁在考前开黑,谁必拿倒数。

为了公平起见,这次统考的考场设在外校,三个老师监考监控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而且丸子是密封专车压送。这下谁也不能偷脏水给我说我作弊了,下笔的那一刻,一种熟悉的快感自我脑中弥漫开来。那些知识点和做题技巧就像由于一样,在我脑海里肆意遨游,只等着我捞取他们。我慢慢开始觉得,这是我新的人生。

新的开始,铃声响起那一刻,我起身走出教室。季新川就在不远处等我,像以往一样,我们一起结伴回家。不过我们很默契的没有提起统考,但我知道他心情很好,但他的好心情又似乎不只是因为考试,或者是跟我玩学校对这次统考十分重视,毕竟是高考前最大的,一次统考所以公布名次的这天,校董还特地搞了个颁奖仪式。

全年级出席按照以往的规定,年级第一将要上台领奖,然后选一个科目做题再发表演讲,传授考试心得。真没意思,我们十四班就是来撑场子的,前后门都锁上了,都不能跑,你就知足吧,学校没把我们关在教室就不错了。毕竟程锦威亲自讲题,我们也不一定听得懂,谁带小说了,借我一本打发时间呗。

场子作为顺序是按照班级排的,我们十四班理所当然排在最后,前面几百个人头,我们也就勉强能分清台上的,是男是女而已,不过没所谓,因为等一下在台上的人不会是前排的那帮优等生。除非程锦薇或者将于考前脑子开了光,总成绩能比平时暴涨六十分。校长在台上念完冷长的开场台词以后,终于来到了公共名次环节,昏昏欲睡的同学全都打起了精神。这次的年级第一,很是出乎意料,他斩获年级第一的同时,也是我们本次五十统考的第一,上一次一中拿到五十第一,还是十年前了呀!

大家鼓掌,话一说完,全场掌声雷动,众人纷纷交头接耳猜测,这样牛逼的人会是谁?

标签: 股票

声明:

1、本文来源于互联网,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作者文责自负。

2、本网站部份内容来自互联网收集整理,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3、如果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请联系

推荐文章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